<sup id="7jbik"></sup>

    <dl id="7jbik"><ins id="7jbik"></ins></dl>
      <div id="7jbik"></div>

      <div id="7jbik"><tr id="7jbik"></tr></div>

      <em id="7jbik"></em>

      
      

        <div id="7jbik"><tr id="7jbik"></tr></div>

        文化企業發展的市場邏輯

        作者:管理員 來源:湖南招聘網 日期:2016-09-07 瀏覽

          我國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以來,已經探索出了“政府引導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市場邏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對于發揮市場在配置經濟資源方面的基礎性作用,釋放市場主體的內生活力,顯示出了實效。相對于經濟領域的改革,我國文化體制改革比較遲滯,文化市場體系不完善,大批脫胎于文化事業單位的文化企業市場思維、市場適應能力及競爭力都有欠缺。依照已經取得成效的經濟領域改革所探索出的市場邏輯,作為市場主體的文化企業才會提升自身的發展能力。

         

          一、市場對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

          我國當前文化產業發展主要依靠自上而下的政府力量推動,但我國文化體制改革奉行的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的“二分法”導致資源配置的不均衡,制約了市場作用的發揮。公益性文化事業單位在資金、用人、稅收、產品生產和推廣等方面可以享受政府給予政策或行政性的保護,而經營性文化企業就必須依靠自身能力去爭取資源并解決遇到的一切問題。同樣是文化企業,“轉企改制”而來的或具有國企背景的就可以獲得諸多政策扶持和優惠,而其它產權形式的文化企業就不能獲得同等的機會。文化部對300家民營文化企業的專題調研結果顯示,超過80%的企業主要依賴自身積累,融資方式極為單一。資源配置失當的結果是資源使用和產出的效率低下,文化事業單位和體制內的文化企業占用了大量資源卻不能從根本上完善文化市場供求關系。有學者認為“文化有其特殊性,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不適合文化領域”。但堅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并非否認文化的自身規律,而是以文化和市場邏輯有機契合為出發點,排除那些阻礙文化供給者自主經營、公平競爭,文化需求者自由選擇、自主消費,資源要素優化配置的因素。文化企業發展需要依托一種利益和諧、競爭適度、收益共享的資源配置狀態和利益關系體系。這既是文化市場有效運行的表現,也是維持文化市場有效運行的前提條件,更是文化企業擁有持續發展能力的保障。

         

          二、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體現為:市場進出、資源獲取、稅費政策、法律環境的公正平等。我國長期以來的企業發展思路大都是以“培育大型文化企業集團”為主,期望通過規模效應來獲取利潤,但如何滿足文化消費的多樣化需求是文化市場供給無法回避的問題,也是建立公平競爭市場秩序的前提。在完全競爭市場上,不同企業產品的市場多樣化供給是產業繁榮的前提;在完全壟斷市場中,壟斷廠商就代表一個產業,靠壟斷廠商來實現產品的多樣化供給,這顯然不符合產業發展邏輯。如果市場占有率的提高建立于不經濟的規模之上,市場勢力的強化會產生負效應。大型企業經營決策的主要目的是通過取得市場的控制權來攫取高額回報,創新活動大都為此而服務,一旦形成市場壟斷態勢,企業的創新意愿就會弱化。一定程度的市場競爭會增加來自創新的額外利潤,有利于企業創新。文化企業生產經營的產品和服務是為了滿足文化消費需求,文化消費需求具有動態變化特征,因此創新是文化企業發展不可或取的內生動力,如果喪失這一動力,對企業和產業發展都會造成負面影響。從實踐中可以發現,在高度競爭的市場條件下,創新的價值才會充分顯現。規模較小的文化企業由于機制靈活、應變能力強,其創新活動相比大企業更加活躍、效率更高。至2013年末,我國共有小微文化企業77.3萬個,占全部文化企業的98.5%;小微文化企業的從業人員979.9萬人,占全部文化企業的63.3%;小微文化企業平均每億資產吸納從業人員196人,遠高于大中型文化企業125人的平均水平。但是,小微文化企業實現的營業收入為38306.8億元,僅占文化企業營業收入的45.7%;小微文化企業平均營業收入為495.3萬元,低于全國文化企業1066萬元的平均水平,遠低于大中型文化企業37328.8萬元的平均水平。我國2014年發布《關于支持小微文化企業發展的意見》,將文化產業優惠政策延伸到了小微文化企業和個體從業者,但是融資和稅負方面的扶持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大型文化企業集團在市場上擠壓其他市場主體生存空間的狀況。對文化企業來說,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意味著在資源獲取、資金籌措、勞動力招募、盈利與風險等生產經營活動的各個方面都享有同等的機會。以公平與效率并重為價值取向,為不同類型與規模的文化企業發展創造公平競爭的機會,創造良好的環境以維護文化發展利益相關各方的基本權益,保障市場秩序運行的公平并富有效率,才會激發文化企業的內生性動力。

         

          三、健康的文化消費市場

          文化產品大多數屬于準公共品,其消費過程存在顯著的外部性,影響消費者個人價值觀和社會價值體系,進而影響消費者的行為導向和文化消費市場健康發展。隨著我國人均收入水平和生活質量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注重生活品質,文化消費支出的比例逐步加大。截至2015年9月2日,我國電影票房總收入突破297億元,已經超過了去年全年的296.39億元。但對票房做出主要貢獻是兩部超過20億元,三部超過10億元和11部票房在5億元至10億元之間的電影,這16部電影幾乎貢獻了票房總收入的2/3,許多電影在經歷“影院一日游”后就銷聲匿跡。據統計,我國每年生產的電影產品僅有30%左右能夠在影院公映。電影消費市場的數據反映出,目前我國部分文化供給不能有效滿足文化需求,文化消費市場依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從消費結構看,文化消費主要分為基本文化消費、發展型文化消費和享受型文化消費。文化消費結構變動的規律應該是從基本消費到發展型消費再到享受娛樂消費遞進發展的高級化。目前我國的文化消費結構狀況是娛樂、享受型消費比重過大,而基本文化消費和發展型文化消費不足,尤其是智力型、教育型、發展型的文化消費比重偏低,出現大眾文化消費的低俗化的現象。消費結構反映的是消費者的價值取向,同時也反映出文化企業對文化產品價值屬性的認識是否到位。一些文化產品制造商為迎合大眾口味而推出的媚俗的文化產品,對消費者產生了極大的不良誘導作用。格調低下的影視劇、娛樂至死的各類選秀節目、低級趣味的訪談,鄉村中庸俗、迷信、低級趣味的各類演出,滿足的是受眾的感觀刺激和膚淺的愉悅,這不利于文化消費市場的健康發展,也抑制了文化企業可持續發展。文化消費需要通過高質量的創意融入文化產品來激活人們的消費潛能,滿足消費者高層次的情感體驗和精神體驗。文化企業發展的重心在于文化產品生產和創新,以滿足文化消費市場健康發展的需要。

         

          文化企業與文化消費市場相生相伴,文化企業發展應該遵循市場邏輯。在市場經濟體制中,企業實踐活動實質上是資源要素的市場化配置過程,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機制,讓市場力量自由發揮作用,企業自身才會產生更高的效率,這也是決定市場結構和市場績效的基本因素,[1]而文化消費市場的繁榮需要由專長各異、技能互補、類型多樣的文化企業分工協作,形成具有集聚效應的產業群體來共同完成。

        安徽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