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7jbik"></sup>

    <dl id="7jbik"><ins id="7jbik"></ins></dl>
      <div id="7jbik"></div>

      <div id="7jbik"><tr id="7jbik"></tr></div>

      <em id="7jbik"></em>

      
      

        <div id="7jbik"><tr id="7jbik"></tr></div>

        工人為村民建房受傷由誰買單?

        作者:hnz_kf 日期:2018-05-15 瀏覽

        在京郊農村,為村民建設房屋的多是由村民自己組建的施工隊,其中有建筑施工資質者寥寥無幾。在這種狀態下施工,如果發生工傷事故由誰來賠償呢?這是房東、雇主、雇員等經常遇到的難題。日前,密云區太師屯人民法庭副庭長王雪結合實際案例,對責任認定等問題進行了法律解析。

        案例1

        因疏忽大意受到傷害 雇員應承擔相應責任

        數年前,張某即召集村里有建房手藝的農民組成一個民房建筑隊。自2010年2月起,周某就在建筑隊中做大工。雙方約定工資按日結算,每天工資200元。

        2016年5月,張某指派周某、孫某到李某家中做院墻重建工作。當天中午,周某在就餐時飲酒。下午,他在與孫某拆除門垛時未按正常工作順序從上向下拆除,而是為了節省工作量直接用大錘砸門柱。在門柱倒塌的瞬間,周某被頭上的門垛砸傷。在送往醫院途中,周某不治身亡。

        此后,周某家屬將張某訴至密云法院,要求其賠償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等各項經濟損失90余萬元。

        庭審中,張某認可周某系其雇傭的員工,亦同意適當賠償,但認為周某在工作中飲酒,在拆門垛時未按照安全順序工作導致事故發生,其也應對事故的損害承擔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本案中,周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對自己行為的后果有充分的認識,但其在工作期間飲酒增加了風險。在拆門垛時,其站在門垛下從事拆除工作,屬于對自身行為的風險性認識不足,對損害事實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由此,法院酌定周某對損害后果承擔30%的責任,判令張某賠償其各項損失50余萬元。

        法官說法

        “依照法律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期間受到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雇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的,應減輕或免除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王雪告訴記者,按照《民法通則》和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損害賠償司法解釋》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通常理解為無過錯責任,只有“受害人有重大過失的,可以減輕賠償義務人的賠償責任”。但是,《侵權責任法》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

        由此可見,提供勞務一方在提供勞務過程中遭受人身損害自身也存在過錯的情況下,其本身也應承擔一定的責任。建筑施工是危險性比較高的工作,因此工人在工作中要盡到安全注意義務,謹慎施工。

        案例2

        選任承攬人有過錯 房東承擔過錯責任

        村民孫某想翻建房屋。經人介紹,他將工程承包給了鄰村的宋某。此前,宋某只在建筑工地上當過工人,沒有管理建筑施工隊的經驗。

        2016年4月簽訂合同后,宋某組織工人進駐現場施工。當年6月,工人李某在施工過程中不慎從腳手架上摔落,全身多處骨折。宋某支付4萬元醫療費后,以沒有賠償能力為由不再露面。

        李某為了拿到賠償,將宋某及孫某一同訴至法院,以宋某沒有建筑施工資質為由,要求法院判令其賠償各項經濟損失13萬元,孫某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庭審中,孫某與宋某認可李某主張的事實,但孫某認為自己已經將工程承包給孫某,自己不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孫某與宋某之間的承建協議為承攬合同,宋某應對承攬過程中發生的損害承擔責任。孫某由于沒有注意到宋某不具有管理建筑施工隊經驗的事實,在選任承攬人過程中存在過錯,故判令其根據自身過錯對事故損害承擔10%的賠償責任,賠償李某5000元。宋某作為雇主,因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對事故的損害承擔60%責任,賠償李某3萬元。其余責任,由李某自擔。

        法官說法

        本案中,李某要求房東孫某與雇主宋某承擔連帶責任,其依據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1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王雪表示,本案涉及包工頭是否需要相應資質承包房屋的問題。如果是二層以上的建筑,施工技術要求高,要求施工方具有資質是合理的。但是,農民自建低層住宅則不需要建設資質,因為法律對此并無禁止性規定。按照“法無禁止即自由”原則,可推定個人建設二層及二層以下的低層住宅,可以由農村包工頭承建。

        實踐中,農民自建低層房屋不需要太高的專業技術,施工也不復雜,安全程度比較高,因此,很多村民都將工程交給自己比較信任的、有一定技術水平和建房經驗的本村或鄰村包工頭承建,而這些建筑隊幾乎都沒有建筑施工資質。此時要求房主必須選任具備資質的承建人是不現實的,由此讓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有失公平。當然,這不是說他在有過錯的情況下可以不負任何責任,該負的責任還是要負的。

        案例3

        名為承包實為雇傭 房東承擔雇主責任

        2016年7月,村民張某計劃翻建自家三間西廂房,便找同村一直從事建筑工作的錢某幫忙。因雙方關系較好,二人約定工程由錢某承包,但張某負責記工并指揮建設。

        2016年8月3日,工人陳某在鋸木頭時不慎將手指鋸傷。因張某、錢某都不愿掏錢醫治,陳某將他們訴至法院索賠。

        庭審中,張某稱工程已承包給錢某,陳某之傷與自己無關。錢某認為自己也系工人之一,房東張某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張某與錢某雖然就建設西廂房一事有過承包約定,但實際施工過程中,張某在現場指揮工人工作,對工人工作進行監督,工資亦由張某直接發放,故張某依法應為陳某的雇主。由于陳某系在雇傭過程中受傷,故張某作為雇主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據此,判令張某賠償陳某經濟損失7萬余元。

        法官說法

        “非直接雇傭情形,仍應認定為勞務關系。”王雪說,認定是否存在雇傭關系及主體時,主要從兩方面考量:就形式要件來說,主要是看雙方是否訂立了雇傭合同或者達成口頭協議。口頭協議雖然具有法律效力,但發生糾紛后在一方反悔的情況下,另一方需要承擔舉證責任。

        就實質要件來看,首先要看雙方的權利義務,即雇一方為另一方提供勞務,另一方支付報酬。其次要看雇員是否受雇主的控制、指揮和監督,即雙方是否存在隸屬關系。雇員受雇主控制是雇傭關系存在的基礎。在雇傭法律關系中,雇員僅是雇主雇傭來完成某項工作的人,雇員在工作時是要聽命雇主并服從雇員監督的。

        本案中,雖然張某與錢某達成了承包協議,但在實際工作中,錢某、陳某與其他工人一樣,均受張某的指揮和監督,由張某記工并支付報酬,故張某是錢某、陳某雇主。陳某在雇傭過程中受傷,張某自然要承擔雇主的責任。

        安徽十一选五app下载